胥璟

只吃乙女 想成为谅谅的天使

关于某个审神者的奇遇记【少许童话Paro】



*对话形式
*私设有
*故事有分支,但不多。有些分支可能有主线需要的线索。
每个支线都可以攻略一个角色
主线角色有两个结局
因此本篇应该算逆后宫向
- 代表审神者的话
- 【 】代表付丧神的话
以上 请注意避雷
*我只是想玩那个文字向大冒险但好像走偏了




那天,不知是哪位付丧神提起了来到本丸后从未提起的话题。
-【主人,你有哥哥弟弟或者姐姐妹妹之类的亲人吗?】

-唔、这个嘛。的确来到本丸后……说来羞愧,大概很久没见他们了,我也记不清楚了。

-【记不清楚?!】狮子王明显被吓到了,【为什么连亲人都记不住了呢?】

-嗯……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隐隐约约记得来本丸时带了一本以前的日记,里面应该有相片之类的吧。

-【好~那让乱酱帮忙去找吧!乱酱想看主人的日记!】

-但是,我也不太记得放哪里了。

-【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自己。】一期温柔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可靠的近侍!

-【是啊大将,说不定哪天打扫时就能找到了。】

但是,真的要让过去永远封存吗?
你决定
1.去找

2.不去找
//////
//////
//////
//////





2.的场合
-的确!不去找还是比较好呢!你想,我一向就是找东西的苦手,更别提现在连放哪里都想不起来。

在那之后,关于日记的事件便不了了之。

偶尔当你入睡较深时,会听到某一个人呼唤你的声音。
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到底是谁呢?

忘记的事情是不会再想起来了。
直到你离开本丸时,那本日记都未曾被找到。

你也从未意识到,你失去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1.的场合
-我要找!

-【真是充满活力的姐姐~那么被秘藏起来的日记——我相信姐姐一定能找到!】

-嗯、嗯!总之我先到房间里的几个箱子里翻翻。

你在房间里翻遍了所有箱子都没有找到。

-咦?我记得是放在哪个箱子里的啊…

难不成被人动过?

-唔、一期你觉得应该放哪里了呢?

你苦恼地转身问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一期。

-【我不清楚呢,主人。这是您自己的东西,下次要好好保管才行呢。】
被训了。
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忘记放在哪里了。

看着你一脸难过地盯着一地的箱子,一期轻声提醒。

-【您之前不是会把一些不用的账本放到储物间吗?我想剩下的应该只有那里了。】

哦哦!真不愧是一期!

-哦哦!找到了!

闻声赶来的付丧神们好奇地围成一圈。

翻开的第一页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晴字。日期模糊不清。
|晴 ?年?月2日
今天和昨天认识的??一起去玩了。
??对我说,我要做个坚强的女孩子。
爸爸妈妈也笑着看着我们。
然后我们吃了点东西回去了。

-【这个??是谁啊?】

-完全没有印象。应该是朋友。

-【那是和审神者一样大的女孩子吗?会不会是人妻类型的呢?】

-那下一页………

声音戛然而止。从日记本中发出的异样光芒让你愣住了。
得赶快合起来!
尽管你的动作足够快,你还是被异样的光芒包围了。

-【主人?你怎么了?】
-【大将?】

最后能看见的仅仅是付丧神们惊慌失措的样子。

身下传来了潮湿的感觉。
你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绿盈的草地上。
而且应该是刚下过雨的草地上。
身上唯一有的只是那张自己看过的日记。

-【美丽的小姐,您好像很困扰的样子呢?】

眼前出现的白衣男子让你松了一口气。

-什么嘛,原来是鹤丸。你到底做了什么恶作剧,真的吓到我了哦。

身着白色燕尾服,戴着精致帽子的鹤丸眨了眨眼睛,表示不理解。

-【我认识你吗?不过看你知道我的名字……看来我的魔术也是远近闻名了呢。】

魔术?

你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嗯,不在做梦。总之眼前的鹤丸不是自己本丸里的那位。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原来是远道而来的旅人小姐。这里是本丸国喔。虽然现在看起来很和平,但是有时候会发生一些很恐怖的事情呢。】

-比如?

-【把人的灵魂抽出来做装饰品,然后把肉体泡在……】

-好了!

你急忙打断鹤丸的话。

-比起这个,我想知道……哪里能收留我这种旅人?而且能靠打工赚钱的那种。

来到了新的地方,谋生是最重要的。

-【这个嘛…要不你就和我一起走?我的魔术表演可是大受欢迎的喔?】

-肯定是什么骗子魔术师啦。(小声)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你愿意收留我真是太好了!

-【接下来我要去三条家去表演。你也来帮我忙吧?要是成功的话请你客~三条家真的超级有钱的喔!】

嗯……有钱的三条家吗?
该不会让三日月穿个西装什么的。
稍微有点期待了!

跟着在你身前甩着手杖玩的鹤丸走了一段时间,你才发现他手中的手杖似乎就是他的本体。而且在末端似乎还有未拭去的血迹。

-【前面就要到了,记得帮我递道具喔。】

-【喂?你有在听吗?】

-啊、啊抱歉!我刚刚……

你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犯困了。

-【噗——小姐我发现你时更正是在呼呼大睡喔?】鹤丸一脸好笑地看着你。

-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

-【看起来也不像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不是公主……不过你要是和粟田口城堡里的人有关系的话那绝对会吓我一跳的】

粟田口城堡。

的确、放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世界里,那么多藤四郎应该只能住在城堡里了吧。那一期呢?
但是不能问太多。
话太多会死的。

-【鹤先生!!】

迎面奔来的是穿着和服的今剑。
还是小个子。

-【让三条家少爷来迎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三日月已经等你很久了!嗯?这位是?】今剑歪着头好奇地望向你。

-我是……鹤先生的助手。嗯,设定是这样。

-【看起来很厉害呢!那么请进吧!】

今剑远远地跑在了前面。

-【今剑是三条家的少爷。但实际操控三条家的是三日月。所以可以说是影子人偶。】

说这话的鹤丸表情依旧带着笑容。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因为……】鹤丸凑近了你的脸,金色的眸中映出了你迷惑的表情。

-【这是设定啊。】

你叹了口气。和鹤丸沟通就已经这么困难了。那要是见到接下来的三日月肯定要绞尽脑汁应付。

-【好了,你就站在门外就可以了。需要递道具时我会叫你的。】

-诶?好的。

拉门内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我已经等了很久,想要拿什么礼物犒劳我?。】

-【三日月你还真是老样子,再喝这种茶会老年痴呆喔?】

-【那么……我要的东西呢?】

-【啊~那个啊。除了长谷部和莺丸那里其他都解决掉了。】

是什么东西放在地上被打开的声音。

应该是鹤丸的魔术箱。

-【毕竟收集这些纸真的超级浪费时间啦。】鹤丸似乎有些抱怨。

-【那么辛苦你咯。解决掉不少麻烦的家伙了。】

-【明明你自己亲自上阵会更快。】

-【哈哈哈。那样的话喝茶的时间就没有了。比起这个……
你明明带了客人来,为什么让她站在外面呢?】

你一惊。

鹤丸没有答复。

就像是默认了一般。你拉开了门,微微鞠了一躬。

-抱歉打扰了。

刚才谈话时鹤丸没有说不允许进去,也没有说不允许偷听。

就像是故意让自己听的一样。

而且。谈话内容完全和魔术表演没有任何干系。

你瞄了一眼魔术箱,里面装了十几页的纸。

字迹,格式。

是自己的日记。

你倒吸了一口气。手不自然地伸向了自己身上的某处。
那里有你唯一一张的日记。

你冷冷盯着眼前的两人。

-鹤丸你……在我醒来前搜过我身了吧。

不是疑问句。

-【哇、三日月。我现在也老了!居然这么快就被揭穿了。】夸张的神情让你确信了他此刻的表现是表演。

-为什么要搜集这些日记?看这个字迹应该是小孩子写的吧?

本来你想直接坦白日记是以前自己写的,但是假如他们的目的是搜集日记并铲除日记的作者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么,你保留着这张日记的原因呢?】

被鹤丸巧妙地回击了。

你回答

1.想献给鹤丸

2.为了追溯日记上的内容

/////
//////

/////
//////
///////








1的场合进入鹤丸支线
2的场合进入主线

下次更新鹤丸线和主线

睡前的蛋蛋产物

温柔之噬


*OOC
*写到最后感觉都是微药婶了
*微悬疑,小学生逻辑
*之前发的有点Bug


【针对目前这三个月内部分审神者出现的{反噬}现象,建议定期检查,如有异常现象请及时联系所政府】
“……”
屏幕上出现了浑身被鳞片覆盖的人,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在审神者的房间。
话说到底,这究竟是瘟疫还是有人的背后操纵?
审神者本就是不需要多少灵力的人类,但却会被灵力反噬,成为非人非神的怪物。
少女关闭了电脑的屏幕,站起身。
“我回来了,大将。”
拉开门,对上的是药研温柔的笑容。
药研一直都是那么可靠啊。
“你受伤了。”
白皙的手臂上被简陋地包扎了一下,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血迹。
“小伤而已。我已经处理好了。倒是大将的病才让人担心呢。”药研边说边从身后掏出了几个加速符
,“这是我在出战时在地上捡到的几个。”
明明可以再依靠我一点的。
少女跪了下来,将头埋在药研的颈窝,手环上药研的腰。
“我好害怕失去你。”
要是有能够保护他们的力量就好了。
少女从头顶处感触到了药研手掌的温度。
温暖的声音直触心底。
“大将你也已经很努力了。一直以来,坚持到现在。”
“一起去吃饭吧,过会儿隔壁的婶婶要来。”
————————————————
隔壁的审神者叫薄叶,是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大大咧咧的审神者。
以往会带着笑容打招呼的她,今天面色格外凝重。
坐在房间里半天都没发出声音。
“怎么了?”
少女试图打破沉重的气氛。
“我的一个朋友,因为{反噬}被当作怪物押走了。”
薄叶的声音微微颤抖,“变成那副样子前她还说她不要紧。”
“所以,你找我……?”少女不解。
“我希望你能陪我去调查{反噬}。”
对上了薄叶坚定的眼神的少女无法拒绝她。
虽然自己对反噬,并没有过多的兴趣。
“首先,先得调查出现{反噬}审神者的特殊之处。”
薄叶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本笔记本,用手点了点笔记本上的一张剪贴报,“你看这里。出现反噬的审神者的前额都有奇怪的印记。我有去问过我朋友家的付丧神,他们表示之前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可以说,付丧神们都是不知情的。”
“那么印记是在变成怪物后浮现的咯?”
“我想应该是的。”
少女盯着那个圆形的印记看了许久。
完全没有头绪。
“然后,几乎所有被反噬的审神者在变成怪物前都似乎有见过什么人的经历。”
“那就是那个人害的吧。”
“目前还不能这么断言。”
薄叶的手指从剪贴报滑向笔记本的下端,“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个印记也越来越明显了。”
“咕————”
“我说你…肚子饿着还在听我说话啊?”薄叶无奈地扶额。
拉门被突然拉开。
“大将,需要茶点吗?”
药研端着三色丸子和茶杯出现了。
“诶???”
药研总是能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现,这点让自己十分的安心。
少女接过茶点,放在桌上。
“大将,还有这个。你今天又忘了吃药了。”
小小的药丸在那一刹那仿佛发出了光。
少女接过药丸,一吞而下。
“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嘛,三个月前,我身体差透了。全身——”
少女戛然而止。
“怎么了?”
“我、我有点想不起来了。那时候太痛苦了,是不太好的回忆呢。”
“请您不要逼迫大将。”
冰冷的字句落在了薄叶的耳中。
少女背对着药研,因此看不见药研脸上的冷淡。
但是薄叶深深切切地感受到了,那一股敌意。
“但是呢,多亏了药研给我研制药,现在已经逐渐好了!”
少女露出了笑容。
“没事就好了。那我先告辞了。到时候再联系。”
直到离开的最后一刻,药研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都让薄叶不寒而栗。
————————————————
少女吃完了最后一个三色团子,满足地趴在桌子上。
“呐呐药研,这个丸子给三日月留了吗?”
“他已经拿走了几串了。大将现在身体怎么样?”
“比起之前好太多了啦。但是为什么会想不起之前的事呢?”
小声嘟囔着的少女钻入了药研的怀中,“我想变得强大。然后保护你们。”
“大将……”
被守护的人。
应该一直都是你啊。
那个夜晚。
连少女也不曾记得。
从唇瓣上传来的触感。
————————————————
薄叶回到自己本丸后,盯着笔记本发起了呆。
朋友被反噬前没有任何迹象,被付丧神找到时已经被反噬了。
也就是说,是被某个人实行了某种手段后变成这样子吗?
再想起隔壁家药研,警觉得可怕了吧?
在她肚子饿发出声音后几秒就端吃的进来……
难道…
他一直在门外听着?
薄叶摇摇头,与其想这些还不如抓紧时间调查事件。
“主,你有信件。”
“谢谢你了,长谷部。”
薄叶伸手接过长谷部手中的信件却不被他用手抓住手腕。
“主,近期的事情我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点。请您一定一定要小心。”
紫色的眸中只有忠诚。
“一定会没事的。”
待长谷部走后,薄叶拆开了信。
【关于反噬,我有些信息想给你分享,但这会危及付丧神,请务必一人小心前来。明日见。】
在最后标注了地点。
看来逐渐已经接触到真相了。
但在之前……
————————————————
“我要出去一趟。”
少女固执地抱着药研不肯松手。
“大将能这么精神,我真的很开心。”药研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我很快就回来。”
“药研……答应我。”
少女的声音闷闷的。
“嗯?”
“不要瞒着我任何事。不可以去调查反噬的事情。”
“嗯。”
最后一个字虚无缥缈散失在空气中。
在药研走后,少女接待了一个意外之客。
“总之你只需要在离我比较远的地方就好了,有什么事马上告知政府。”
“我之前答应过你的嘛。”
“合作……吗?这样我也能放心点,毕竟你不是付丧神。”
————————————————
整个街道都是被反噬的怪物。
“怪物”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嘶吼。
眼角似乎还有眼泪。
这些怪物……曾经都是审神者啊。
前额的圆形印记已经清晰可辨。
隐隐约约有什么重合了起来。
那是…
药研藤四郎的刀纹。
“真的是一个人来的呢,意外的老实。”
“啊是呢,没有付丧神跟来哦。”
薄叶抬头,眯起眼看着坐在高处台阶上的药研。
药研穿着黑色的披风,腰间别着的刀发出和反噬时一样的光芒。
药研面无表情地从台阶上跳下,拿着刀对着她。
“诶、稍微慢一点嘛。我想先听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吸取灵力?”
薄叶也不敢轻举妄动,对面可是灵力MAX的药研。
“你昨天应该听到了。”
“原来如此……”
薄叶回想起之前少女的欲言又止以及那个奇怪的药丸。
“三个月前,她患上了奇怪的病。手脚逐渐有鳞片形成,我从一个人那里听来这是反噬的现象。她身体越来越虚弱……”
药研停顿了一下,被披风阴影遮住的脸露出了一个自嘲般的笑容,“但是我找到了治疗她的方法。”
通过将其它审神者反噬来吸取灵力,然后供给给她吗?
“所以你瞒了她整整三个月。”
薄叶勾起唇,提高了音调,“你听见了吗?你亲爱的药研,瞒着你杀死了这么多的审神者喔。”
药研皱起眉,朝薄叶身后看去。
视线对上少女的那一刻,药研的脸色瞬间变了。
“嘛,我是没带付丧神。”
薄叶挠了挠头,“抱歉,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接下来,应该是少女来个友情破颜拳之类的吧。
薄叶打算旁观一出大戏,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在她预料之外。
少女奔过去将一身戾气的药研拥入怀中。
“对不起…对不起……明明是我自己不行。”
“大将。放手。”
短刀上的光芒愈来愈亮。
“所以药研,我相信你。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一直喜欢我吧?”
“大将!”
短刀进入身体的那一刻,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三个月以来,辛苦你了呢,药研。
但是呢,我不希望把能够守护你的力量变成伤害他人的力量。
在全身被鳞片覆盖前,少女轻声对愣住的薄叶说了什么。
那天,薄叶看着药研紧紧抱着一个浑身上下被鳞片覆盖的怪物。
在随后赶来的政府人员面前,她记得她缓慢地回答道:“是那个审神者控制了付丧神,与那个付丧神无关。”
———————————————
在那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
被反噬的审神者们都恢复了原状。
除了她。
隔着厚玻璃,药研将手轻轻放在上面,就像是以前一样轻抚她的面庞。
“大将。”
轻唤出声,换来的却是一声嘶吼。
玻璃后的少女———被鳞片覆盖的怪物如暴走一般用力拍打着玻璃。
“您为什么要让他们将您关在这里呢?”
被救赎了的我,还是被您保护了啊。
“大将。”
不厌其烦地呼唤着。
而那声音,也终有传达到的那一天。
满是鳞片的怪物在某一天停止了嘶吼,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的小伙伴也跟我吐槽说看不懂( ;´Д`)

故事梗概大概是

三个月前 审神者(少女)患上了反噬的病,身体虚弱

药研为了救少女,通过吸取其他审神者的灵力制作成药丸将其给少女喂食

三个月间

大量审神者出现反噬现象

少女身体逐渐转好

三个月后

薄叶搬来一段时间并调查反噬

在被药研叫出前去找了少女

药研想将薄叶也被反噬,但后被少女阻止

少女是反噬的根源,所以当少女变回原来应有模样时,其他人也就恢复了

( ;´Д`)理了理感觉我自己都觉得也有点难懂

关键我的逻辑向来都有点问题(不


其实我想表达救赎被救赎的那种感觉、


最近怎么睡也睡不够——
完全没有动力更文———
所以让我先补个番吧XD

咸鱼终于穿奖了X
2P求加个好友

7.16火舞Repo-晚场
下午4:15左右抵达虹桥艺术中心
本来想先去排队等场贩开始的,然后看到群里有小伙伴说谅谅(北村谅)在一点点,然后我就冲了过去。
迅速找到了自动扶梯下到负一层后,转了个弯就看到一大群妹子围着两个小演员。
谅谅身着黑衣,左手臂的袖子捋上去,戴着墨镜,左脚穿蓝色拖,右脚穿黑底白线拖。(后来从辻谅推上可以知道这两人闲着无聊换拖鞋穿了)
谅谅问身旁一个短发妹子不要冰怎么说,然后妹子告诉他去冰。
一起来的是重吾的演员,个子很高,也在那边重复去?冰?
我在看谅谅拖鞋时,重吾看过来了。
吓得我不敢抬头。
谅谅走时妹子们都向他说拜拜。
但是似乎还是有人偷拍呢?
回到虹桥艺术中心,站了一段时间五点开始场贩。
成功排到了第二个❤️(和之前一日店长一样!
前面妹子也是谅厨
我很不厚道地买了两份剧照,一份生写和一个徽章。(都是佐井)
据说很快佐井就切了
再来说舞台剧
身为3排贴墙人士,有些地方真的是被挡的很严实…一上来的演唱就被我的目的洗脑了,还没看的可以自行日后体会。
鼬和蛇妈的演唱真是好听到没话说…
谅谅在和广大(鸣人)谈及自己哥哥时,说鸣人Jin--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啦(此处是笑点
水月想刷帅结果Emmmm东西丢后面去了……
下半场谅谅出场真的差点让我爆炸
虽说是3排但是真的好近……
我好像还和鼬尼桑和广大(鸣人)看对眼了?
总之今天晚上秩序还是很不错的!
微博上似乎有在传64被抱?
但我和几个在V区的小伙伴都没看见…
希望不要无中生有。
希望下周的公演一样顺利!

肝帝们饶了我吧

从今天开始~本丸的恋爱校园

*短段子注意,校园Paro
*短刀打刀基本上为同学部分打刀为老师
*对话较多
*OOC、私设有
*后期同一人将出现多个短篇
*试阅:【药研】【鹤丸】以后会写长点的Emmmm





【药研】

忘了戴眼镜的你没有看见地上的足球,径直朝着前方走去,然后你就以极不雅观的姿势摔在了地上。
膝盖处传来了钝痛感。
“哇、居然流血了!”
“没事吧?要我扶你去医务室吗?”一旁的堀川担心地望着你,把你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用了堀川同学,我自己去医务室。你还是先找你那个前辈吧,和泉守他的比赛快要开始了。”
你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一瘸一拐地走到医务室的你打算向保健老师借点红药水和纱布。
让你意外的是,坐在医务室的只有一个人。
“诶?药研?你不是实验班的吗?这节应该有课吧?”
“保健老师有事。我暂时替他做点事——你的腿怎么了?”
药研皱了皱眉,从椅子上站起身,那双白皙而又修长的双腿让你移不开眼神。
他在你的面前蹲下。
“刚刚摔了。有药水和纱布吗?”
“不要动。”
药研双手按在你肩膀上,让你坐在了椅子上。
看着他熟练地用镊子夹起棉球,在伤口上轻轻涂抹了一下,你不由得感叹药研的卫生委员身份的名副其实。
“咝——好痛啊!”
“稍微忍一下。”
药研的左手放在了受伤腿的一侧,感觉到药研掌心温度的皮肤似乎也变得敏感起来。
紧张和痛感交织,你感觉你已经无法好好思考了。
“好了。下次记得小心一点。”
药研的转身离开让你有些失望。
“还有…作为听话孩子的奖励——”
一粒淡紫色包装的糖果沿着抛物线落到自己手中。
“下次再受伤的话,我会担任你的个人保健员哦。”

【鹤丸】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鹤丸老师……最讨厌了!”
准备将作业送到办公室的你目睹了戏剧性的一幕。
短发的女生夺门而去。
“老师,我进来了。”
你面无表情地将作业本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在整齐的作业本旁放了一个樱花色的马克杯,那是在教师节时你送给他的。
“你一点都没有感觉的吗?好冷淡~”
鹤丸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你,“该说是优等生的特点吗?”
“你被告白关我什么事。”
你固执地没有抬头。
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啊。
被别人告白还这样对自己。
你放在作业本上的手不由得攥紧了一些。
“我走了。”
转身的那一刻,手被抓住了。
还是要命的十指相扣。
“放学后一起回去吧。”
“才不要。放手。”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糟糕、这样下去的话!
“放手啦。”
“答应我。”难得有些撒娇的语气。
你咬着唇,“好。”
门被打开。
是教历史的长谷部老师。
长谷部惊愕地发现你满脸通红。
“鹤丸!你又对她做了什么?”
“一点恶作剧而已~”

摸了自家婶婶
我舍不得把你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