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璟

吃乙女/微百合(戴亚绘希)/想成为谅谅的天使/药研推/主更刀男

【补档】梅雨之庭,饮酒小息(一期婶)

啊十八请走:

https://m.weibo.cn/6195283655/4117223045668913
正文
淅淅沥沥。
梅雨季节的本丸庭院如同一幅墨染的画。
亭子里的少女慵懒地躺在木制的长凳上,手中的烧酒也被喝去了一半。
“主人,您在这里做什么?”
一期一振在四处寻找审神者无果后,在形成的雨帘后找到了躺在长凳上的少女。
“呼~一期。”审神者的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一起来赏雨吗?”
一期有些头痛地看着疑似喝醉了的审神者,将油纸伞收起,打算将她横腰抱起。
“嘘——紫阳花正在休息呢。不要打扰它哦。”
审神者缓缓地坐起来,一双白净的双腿在一期眼前晃来晃去。
而且,似乎连木屐也脱去了。
一期的目光落在了审神者抬起的脚上,干净的指甲如同玛瑙。
脚踝处还挂了一串小珠子,上面吊有银色的小圆片,是自己的刀纹。
“呐,一期。帮我穿上木屐。”
一期顺着有些凌乱的和服向上看去,审神者带着暧昧的笑容回望着他。
是酒精在作怪。
一期努力告诉自己,是酒精让审神者变成了他不曾熟悉的模样。
虽然,他似乎也挺喜欢的。
一期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拾起脚下的淡紫色木屐。
已经有些被雨淋湿了。
他一只手小心托起审神者的右足,另一手将木屐套入审神者的趾缝。
“噗嗤。”
是审神者的笑声。
“怎么了,您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一期有些紧张。
审神者摇摇头,“不,只是看你这么小心翼翼地替我穿……像是在做什么很庄严的事一样。放松一点啦。”
左脚的木屐也穿好了。
“主人,我们一起回去吧。”
说罢,一期准备撑开油纸伞。
审神者扶着亭子的柱子,摇摇晃晃地走到一期面前,踮起了脚尖,双臂搂住了一期的脖颈。
“呼———”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但是一期并不觉得这令人生恶。
“一期、我脑子有些晕乎乎的。”
潜台词是一期请搀扶着我。
“是。”
雨滴落在了审神者红扑扑的脸上,打湿了挽在耳后的碎发。
呼吸似乎变得炽热起来。
“一期———”
声音不仅拖长了还带着奇怪的声线。
一期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的一种曾经被自己压抑着的情绪涌了上来。
—————————————————————
究竟是谁先开始的?
是在扶着审神者让躺下的时候不小心推倒她的那时候,还是从她口中含糊地吐出的一两声呻吟开始?
一期闭上双眼。
“没事的,不需要压抑。”

温存/药婶/现代Paro/P2

前P链接
http://beicunliang520.lofter.com/post/1ece01c2_11502ae0

日常OOC
姐弟真好吃



“那么请这位幸运观众来和药研君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相信大家并不陌生,就是让一个人看提词版作出相应动作,让另外一个人来猜。非常考验默契的喔。”
“那么就拜托药研君来当猜的那一位吧。”
在白板上,用黑色的记号笔写着

{相扑}
台下前排的观众看到提示词已经笑出了声。
筱理感觉脸上在冒烟。
这、这个……
她鼓起了腮帮子,同手同脚地笨拙地弯下腰。
“相扑。”
几乎是脱口而出。筱理偷偷瞄了药研一眼,发现他的眼里竟有笑意。
接下来的每个词语都在作出完整动作前报了出来。
而且不知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
“好、最后一个!让我们看看药研君能否拿下最后的胜利!”
{相合伞}
开玩笑的吧。
筱理深吸一口气,以龟速挪到药研的身旁。
他已经这么高了呀。
比起三年前要矮自己几公分的那个时候,现在的药研的的确确已经变成让她无法看透的那个成熟的男子汉了。
她作出撑开伞的样子,微微踮起脚,将手举到药研的肩旁。
“嗯……”

“我想应该是相合伞吧。”

“太厉害了药研君!”
药研笑了笑,不知是不是有意地看向了自己一眼,“我以前,和别人玩过。不过她比较笨,总是猜不到。”
诶诶诶!
莜理突然想起了什么,好像的确,在交往时筱理拉着大学毕业的药研去旅行,在旅途中两人无聊便玩起了这个游戏。
没有遇到工作瓶颈期的她,在那时无忧无虑地和小4岁的药研在一起度过了最幸福的时光。
“那么这位幸运观众,请收下药研君的礼物吧!”
被递到手上的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上面绑着丝带。
浑浑噩噩走下台的她被闺蜜拉到座位上,手中的盒子也被摸来摸去。

中场休息后是VIP席的握手会。
看到一个个比自己年轻的那些打扮得体的少女握着药研的手激动地说些什么,苦涩的心情沉淀在心底。
明明提出分手的……
就是自己。
不是不喜欢他,而是觉得怕配不上他。
25岁的药研,怎么能佩上一个快要30岁的,在3年前快要失业的女人?
“喂,到你啦。”
被推向前去。
对视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会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我……”
话语噎在喉咙中。
我该说什么?
“要有自信哦,向目标前进吧。”
伸出来的手将自己的手包裹进一个温暖的手掌心。
“收好了。”
声音轻到筱理以为自己幻听了。
走下台才发现手心躺着一张小纸条。
筱理慢慢展开,上面用着钢笔清晰流畅地写着:
结束后在后门拐角处等你。
明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话,眼泪却要喷涌而出。
“怎么了,吃了我安利觉得药研棒哭了?”
闺蜜拍了拍筱理的肩揶揄了她几句。
“才没有。”
筱理拍掉了她的手,“你先回去吧。我过会儿……有事。”
“哈?都已经快21:00了你还要去干啥?”
“嗯……有事情要去办。”
在闺蜜狐疑的眼神中,筱理紧张地差点说错话。
会场灯光逐渐亮起,人群散开。
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慢慢踱步到门外,绕到药研说的位置。
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人。
月光从他的头顶倾泻下来。

“好久不见,筱理。”

未完待续

理了一下挖的坑还没填/未填完
温存-药婶
秘密关系开始啦-All婶
关于某个审神者的奇遇记
从今天开始~本丸的恋爱校园
审神者出嫁之时
Night 烛婶
阿宅审神者和付丧神们的信件一览
当审神者也提出更换近侍
当付丧神登陆了婶的lofter
当婶被各种神明附身

以上坑预计2090年填完

安定极化之后

*OOC
*有R18部分


从安定修行回来之后已经一个月了。
全本丸的付丧神都知道审神者和大和守安定在一个月前吵了一架,之后两人似乎都有意识地避开对方。
在那之后,审神者将安定换出了第一部队。
加州清光瞒着审神者去找大和守安定,想劝说他和审神者和好,却被锋利的刀尖相对,“不能出阵的刀,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
“安定……”
清光担心的眼神并没有使眼前阴郁的付丧神有任何的改变。
从回来开始就是这样了。
没有提过冲田,没有露出那种以往开朗的笑容。
清光自知现在的自己是无法改变他的,只好退出房间。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的余光瞄到了走廊拐角处迅速离开的审神者的身影。
“等等主人……”
“主人……已经听到了吗?”
清光试图叫住匆匆离去的审神者,话音未落,从门里传出来的安定的声音让他停止了脚步。
清光没有拉开拉门。
“嗯。”
他轻声回应。
“是这样啊,看来主人对我已经伤心透顶了呢。”
自嘲一般的笑声穿过拉门,传入清光的耳中。
不是这样的!主人她只是为了你好!
清光想要大声反驳他。
但面对着这样的大和守安定。他说不出口。

从安定归来的秋季,已经在第一片雪花中告终。
3个月,审神者都没有和大和守安定说上一句话。
审神者停下手中的笔,望向细雪纷飞的窗外。
总司他在这样的雪天里,会想些什么呢?
如果说总司的死是一场悲剧,那么她绝对不希望让安定成为第二个总司,延续那场令人惋惜的悲剧。
可是……
如今,审神者甚至已经有些分不清安定和总司性格的界限了。
她原以为放任安定一段时间能够醒悟。
她错了。
审神者站起身,走向那个三个月都未曾去过的地方。
走廊里空无一人,大多数付丧神此刻都应该在屋里休息等待出阵。
清光跟随第一部队去往池田屋进行战斗。
庭院被雪覆盖只剩一眼望去的白。
在拉开那一扇再轻不过的门时,她的双手打着颤。
“我进来了。”
拉开门,审神者竟觉得屋内比下着雪的室外还要寒冷。
大和守安定靠在窗旁,目视着窗外。
注意到审神者的进入后,安定托着下巴露出了一个笑容。
“主人,你终于肯来看我了?无法作战的我,整天待在屋子里可是要闷死啦。”
“不要说那些话!”
审神者的手紧紧握着拳,脚步声在地板上发出急促的咚咚声。
“我不希望安定你因为总司而消极下去!”
“您在说什么?我是只属于您一个人的刀。”
安定的笑容因为某一个人的名字而渐渐黯淡。
此时的大和守安定,像极了病榻旁的冲田总司。
忘掉总司,然后自己便化为总司的执念。
难道步入总司后尘就是身为大和守安定的归宿?
大和守安定看着眼前快要哭出来的审神者,伸出白皙而纤细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怀中。
“主人您总是……很温柔呢。”
审神者的脸埋入了天蓝色的羽织中。
胸前的衣服被审神者的泪水弄湿了一小块。
安定低垂着眼看着怀中颤抖着身躯的审神者,想要抚摸她的脊背安慰她,手却滞在半空中。
我有资格安慰她吗?
手还是无力地垂在一旁。

我已经伤害到她了。


我是一把伤害到了主人的刀。

啊啊。

“我…想给予安定幸福。无论安定你愿意不愿意接受。”

审神者抬起头,直视安定的眼睛。

瞳孔中安定的脸突然放大。

带有凉意的嘴唇贴上了自己的。

我要给予安定幸福。

断断续续的细碎的吻让审神者开始轻声喘息。

“安定……”

身上的人并没有回应,只是将原先垂下的手挪到了自己的肩胛处。

安定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重复着亲吻的动作。

(破婴儿车)

这样的事,真的能给予所谓的幸福吗?

在情欲的半清醒半昏沉中,她无法找到答案。

醒来时,审神者发现身上盖着蓝白色的羽织。

而安定却不在身边。

她慌张地环顾四周,发现安定正站在窗旁。

“刚刚清光来了,被我打发走了呢。”安定轻笑着说道。

“我啊,觉得比起自己的幸福,还是主人能够幸福更重要。”

“我只不过是一把不能守护过去的刀,如果连让您幸福的能力都没有,那也只是无用的废铜烂铁罢了。”


“所以请您答应我——请让我一直追随您。让我守护您。”

“我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主人杀敌啊。”

终究他还是未能从名为冲田总司的影子走出来。

或许在让他修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他要背负着过去归来。

审神者忽然觉得,如果这是安定所选择的活下去的方式,再勉强他活成以前那样,对他来说,真的是强人所难。
选择刻意忘去过去,把那段记忆深藏心底。仅花几个月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没关系。
我可以慢慢等。
等你在我的面前可以扬起熟悉的笑容,自豪地说出

“我是冲田总司的爱刀,请多指教。”


—————
后续将补上车的地址
车很短……
其实我还是希望能够哪怕改变一点点安定的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2445613644961

150Fo达成(
决定追加之前药婶的番外(开车
搓手)

温存/药婶/现代Paro

大概的简介:

OOC有/小升初文笔

回国后,接到了朋友邀请的筱理,前赴参加朋友最喜欢的偶像的见面会。
在那个舞台上,她见到了分手了3年的男友。
“哟,大将们,今天也要全力以赴喔。”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只不过,内容已经不再是身为男友的他所说的了。
被命运之神捉弄的她,在台上的人唤出自己手中的号码时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人羡慕的目光中登上舞台的筱理,对上了他的双眼。
在紫色眼眸中沉淀着让人无法捉摸的思绪。


从意大利回来后的筱理窝在被窝中。
倒时差什么的,果然还是好累。
在刚到意大利时,身体的生物钟已经到达了凌晨12点,而刚下飞机的她就被当地接应的人拉去参加一个画展学习绘画技巧。
吃晚饭时,差点直接在餐桌上昏睡过去。
渐渐习惯以后,在意大利学习绘画的生活便开始了。这一过,就是3年。
等她回想起来要回国时,手机里的收件箱已经挤满了信息。

这一趟旅行,除了父母外没有人知道。
理所当然的,在回国后就被闺蜜打来电话狠狠地臭骂一通。然后,就在刚刚,被告知要去参加她偶像的见面会。

“所以为什么我要去啊。”
筱理闷闷地问道。

“这是当然的吧?你一言不发地消失了三年,你陪我去看个见面会又怎么啦?”感觉到电话对面的人怒火又上来了,筱理只好答应。

睡了个回笼觉之后,筱理从衣柜里随便翻出了以前穿的衣服就匆匆出门。

曾经熟悉的街道在分别三年后却变得陌生。筱理硬着头皮辗转问了好几家店才知晓闺蜜所在咖啡店的位置。
见到闺蜜时,被猝不及防地弹了额头。

随即而来的又是一阵抱怨:“你啊!丢下我出国三年不说,还迟到了三十分钟?”
筱理连忙拉着她的手道歉,“啊、我忘了路怎么走、抱歉、抱歉!”
“快点啦!见面会要开始啦!”
“是、是……”

进入到一个巨大的剧场,冷空气从衣领钻入脖颈四周的皮肤,让筱理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手中的票被她攥入手心,也没有去仔细看是谁的见面会。
坐在身旁的闺蜜兴奋地双眼发光地盯着舞台。
这家伙,居然买了两张V票。

好近。

筱理也将目光移向舞台。舞台上放置了一张长桌,一瓶插了吸管的矿泉水。
剧场的灯忽然暗了下来。
主持人小姐穿着可爱的粉色泡泡裙走了出来,台下观众已经开始尖叫。

“大家久等了——!今天是药研藤四郎先生的见面会,想必大家一直都被可靠的药研君所吸引吧?在座的大将们,准备好了吗……”

明明是响彻整个剧场的声音,在自己脑海里却如同在彼岸一般遥远。
药研藤四郎。
筱理的手开始发抖,后知后觉地摊开了攥在手心的门票。
【药研藤四郎~和大将们的第一次见面会~Fan meeting! 2排13座】
大脑一片空白。

在这个时候,和他相见吗?还是以这种方式。
当初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我果然还是……

“久等了——大将!”
舞台上的人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哟,大将,今天也要全力以赴喔。”
台上的药研露出了以往一样的微笑,环视着台下的粉丝。
台上的光亮,台下的黑暗。
当然,药研没有注意到自己。
筱理试着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但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如此闪亮的他,自己还是无可救药地被他吸引。
就这样,她静静地待在台下看着他流利地回答主持人提出的问题。
“药研君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台下又是一阵尖叫。
“我啊……温柔、有条理、有爱心的女性吧。”
完全、沾不上边。
那个时候也是,总觉得乱糟糟的自己绝对配不上那样认真的药研。
筱理揉了揉眼睛,垂下头。
再怎么追忆过去,那也只能是过去了。
“喂———!筱理!混蛋!”
被闺蜜用力地推了一下,筱理吓得差点从位子上站起来。
“怎,怎么了?”
“啊啊啊我真的要崩溃了!要是我和你换个座位多好啊啊啊!你!被!抽!中!上!去!和!药!研!互动!了!”
“诶?”
筱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2排13座的小姐?”
主持人以为自己声音太轻又提高了嗓门。
闺蜜猛地一拍筱理的后背,这下子算是被吓得站起来了。
就这样,沐浴在他人羡慕的目光中的筱理如同木偶一般低着头登上了舞台。
她缓缓抬起头。
他的眼眸依旧是不变的清澈紫色。
在那紫色眼眸中沉淀着让人无法捉摸的情绪。

只不过在那一瞬间,筱理好像看到了他眼底不变的一丝温柔。

未完待续

堆一个脑洞(现代Paro

回国后,接到了朋友邀请的筱理,前赴参加朋友最喜欢的偶像的见面会。

在那个舞台上,她见到了分手了3年的男友。

“哟,大将们,今天也要全力以赴喔。”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只不过,内容已经不再是身为男友的他所说的了。


被命运之神捉弄的她,在台上的人唤出自己手中的号码时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人羡慕的目光中登上舞台的筱理,对上了他的双眼。

在紫色眼眸中沉淀着让人无法捉摸的思绪。
-----
今明两天会写出完篇X大概

紧急刹车

身后均匀的呼吸声让筱理安心些许。
终于发展到这一步了。
脸再次开始发烫起来。
被想要再看看他的睡颜的念头所驱使,她轻轻翻过身,结果正好对上紫色的眸。
“啊、药研、你还没睡啊。”筱理磕磕巴巴地想要澄清自己的行为。
“大将、莫非你是在想睡觉之外的事情吗?”
完全不买账啊,这家伙。
大概是因为到了晚上,脑子不太清楚的缘故,筱理不知怎么还恬不知耻地反问,“难道我不可以对药研意图不轨吗?”
药研看着眼前打着直球的审神者,不禁从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指尖划过纤细的睫毛,落到了她的嘴唇上。
柔软的舌尖舔舐着有些消毒水味的指尖,莜理的眼神逐渐迷离。
“大将可真是心急。”
耳边传来了药研无奈的叹息,当再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胸前已经暴露在空气中。



“大将的身材是很完美的直线呢。”
“……”

秘密关系开始啦❤️/5

上篇链接 http://beicunliang520.lofter.com/post/1ece01c2_1136b7fc


【你大概看错了吧?毕竟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认识像鹤丸一样的大明星呢~】

一期:抱歉……看来是我多虑了。那你什么时候来花店?我想给你看看我在花店建的一个温室。

【温室?听起来很厉害呢~那下周我们碰面吧!】

你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很认真地回复短讯,是谁呢?”

面前的光忠伏在吧台上,透过酒杯看着你。

啊、真是太麻烦了。

你心虚地摆摆手,“朋友,朋友。”

你起身准备离开,在你转身的一瞬间,光忠从身后环住你的脖子。

“那个、烛台切先生?你趴在桌上不累吗?”

“不累。”脖子传来带着鸡尾酒味的暧昧叹息,“比起这个,你还是和我在一起比较好喔?我可不会在意你身上的外套和其他人传给你的短讯。”

你咬住嘴唇,“那个……”

“开玩笑的~抱歉,好像吓到你了?”光忠松开你,你愣了一会儿以后离开了。

晚风吹在身上有些冷,你不禁裹紧了外套,一张小卡片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你捡起,卡片上只有一个号码。右下角上署上的姓名是烛台切光忠。

你没有多想,直接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中。你或许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又一段秘密关系的开始。

迷茫的话,就看向天空吧。

不知是谁对你说过的话促使你抬头望向天空。

被城市的光夺去的星星,有些还依稀可见,它们围绕在月亮旁。

但话说到底,这些星星都是闪耀的恒星,而月亮只是反射太阳的光线的一颗卫星。

那为什么这些星星愿意待在月亮旁边发出光亮呢?

啊、不对……它们离月亮也是很遥远的存在啊。

你摇了摇头。

人是不一样的。

那时你是这么想的。

你很快抛开了感伤的情绪,继续赶路准备回家向鹤丸解释一下药研的外套。

“哈哈,这可真是巧呢。”

一辆深蓝色的轿车停在你面前。

“诶、三日月先生??”

你拉开车门,熟练地坐进你的专属座位。

“要回家吗?”

你点点头。

三日月今天难得穿了西装,深蓝色外套加上一条柠檬黄的领带。

“今天是有什么会吗?”

“是啊。今天正好要找你。”

你疑惑地看着他的侧脸。

新月似的眸子里映射出了路灯闪烁的灯光。

“下周,你要和我一起出差,而且……就我们两个。”三日月慢悠悠地说道,随后发出了笑声,“哈哈哈,不错吧?”

和三日月出差?但是才刚刚约好一期……

你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三日月的一只手就轻轻点在了你的嘴唇上。

“你是我的下属。”

已经带有胁迫意味了吗?

不过,三日月的确是认识的人里对于自己生活来说,最重要的一位。要好好抓住上司的心……
毕竟工资是他给的嘛。

你眨了眨眼,手覆上他放在你嘴唇上的手。

“遵命~”

抵达了自己家的楼下,你没有马上离开座位。
三日月眯着眼睛看着你,“哦呀哦呀……看来……”

你凑近三日月,将嘴唇轻轻覆上他的,三日月则顺势加深这个吻。

与鹤丸和药研的吻不同,这个吻带着茶香味,在舌头撬开自己唇齿时,这股香味仿佛就溢进自己的口腔。

秘密关系开始啦❤️/4

。上篇链接http://beicunliang520.lofter.com/post/1ece01c2_111d693d

“这件外套吗?是我一个朋友的啦。因为今天出来的时候忘带外套了就向他借了一件———没想到烛台切先生这么关注我的个人生活呢。”
你面不改色地撒了谎,将话题转向他。

光忠笑着摆手,“我觉得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既然你来我的店,那我可要好好招待~正好现在店面要换成晚间模式了,不如我请你一杯吧?”

“好啊。”

你看着光忠转身去调制酒,手机却又传来短讯。

鹤丸:晚上好!今天去拍了剧照,感觉不错~

【诶诶真的吗?好想看啊———】

鹤丸:所以犒劳我一下,出来陪我吃饭吧?

【不行~才刚刚和我分开不久吧?要保持神秘的距离感———而且也是防止被其他人拍到。毕竟你也是人气演员了吧?】

鹤丸:w(゚Д゚)w真狡猾!那我只能去找光忠喝一杯了。我正好在他拉面店附近喔。

???
那么,鹤丸接下来要来这里?
你苦恼地看着手机。

“久等了。这么专心地在回谁的短讯?”光忠将调制好的一杯鲜艳颜色的鸡尾酒放在你面前。

“嗯…鹤丸他会来。”

“你是怕他误会我们的关系吗?”

“那就不要说这样的话呀?”

你偷偷瞄着拉面店的大门。

眼前突然的黑暗让你不禁惊吓到叫出声。

“鹤先生来了哦。”

脸上被一双沾着鸡尾酒香味的手覆盖。

你慌张地想要拍掉,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哟——光坊~~嗯?你也在这里?”

光忠松开了双手、但是你发现仍有一只眼睛依旧只能看到黑暗。

你诧异于鹤丸没有因为光忠把手你放在你脸上而吃醋,反而看起来格外惊喜地说道:“喔?今天是政宗Day啊。不过,你还是不戴眼罩的时候好看,这样我才能好好看着你的双眼嘛。”


你迟钝地抬起一只手,摸了摸右眼的位置,是一块摸起来很舒服,质地柔软的布料。


啊、你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这是眼罩。而且在光忠的身后还放着一块巨大展板——本日主题人物:伊达政宗。

“不过还是真巧呢,该不会光坊你约她出来的吧?”鹤丸懒洋洋地趴在吧台上,轻轻拿起你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

光忠失笑,“鹤先生,比起这个,你不用乔装打扮一下吗?那边,好像有人已经认出你了呢。”

鹤丸的笑容一僵,立刻从吧台上起来,“我先走了。光坊……不要作多余的事情!然后,你回去给我解释一下你身上的外套。”

果然,还是发现了吗。
你苦恼地揉了揉眉头。

叮。
似乎又是谁传来了短讯。

药研:怎么样,大将?有好好地吃一顿吗?

【嗯!有好好吃喔!】

药研:那边的店长,有兴趣吗?

【诶?】

药研:你喜欢那样的男性,不是吗?之前你有和我稍微提到过,你和鹤丸先生去吃的一家拉面店里有一位很有气质的男性。

【药研这样的,我也很喜欢啊。而且……药研是我第一个觉得很有责任的男生喔】

药研:大将你,还是没能将我当作一个男人来看待呢。
但是,大将,我永远都喜欢你。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一期一振 发来短讯}

在你准备回复药研时一期发来了短讯。

你和一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经营着粟田口花店的他是个温柔,体贴又很彬彬有礼的绅士。不仅如此,他还是药研的哥哥。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联系自己呢?

一期:|图片|
你和鹤丸国永在交往?
我还一直以为,我们在交往中。

那张图片,是刚刚鹤丸来店里时候,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能看出在鹤丸的身边站着一位女性。

啊、糟糕透了!
这下要是被其他人认出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