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璟

只吃乙女 想成为谅谅的天使

入坑8天咸鱼终于满10W战斗力……

鹤丸练笔01-上

起名废。
就当练笔好了。
这篇是凉子侄女暮希视角。
后篇是凉子视角。



“诶?你回来了?”
远山凉子透过不时被风吹起的薄床单的缝隙中看到了自家的侄女一脸忧郁地背着包走进了家门。
侄女长长地叹了口气:“城市的生活节奏真是太紧凑了———”
“也是呢,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凉子端来了一杯凉茶,放在拉门外的长廊上。
暮希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
“那个,凉子阿姨,你有谈过恋爱吗?”
被少女的发言惊吓到的凉子,愣了十几秒,才慢吞吞地回答道:“我不清楚。”
“喂,什么叫不清楚啊?我刚刚失恋哦。”
凉子看着还是学生模样的暮希,沉默了许久。
“你还是小孩子。等你长大后,会懂的。”
被戳中年龄的暮希立即不高兴地嚷嚷起来:“什么嘛?凉子阿姨你也才三十出头吧?你懂的东西也不一定有我多哦?”
“嗯。”
望着天空的凉子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
凉子阿姨一直是个奇怪的人。
首先先不说她在高中的时候莫名其妙消失了三年,在考上大学后居然选择回农村过乡村生活。
还选在了阴森森的树林旁边。
不过据说这片树林有个很大的神社,荒废很久了。
虽然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但凉子阿姨曾经说过她要在这里等着一个人。或许是人。
或许是人是什么鬼啦!
另外,今天我在房里找到了一张画着鹤的画纸。非常华丽。
总之今天是我离开城市回乡村的第一天,还请多多指教啦~
6月2日 晴
----------------------------------
“凉子阿姨,我要去写生。”
我指了指着身旁的画板。
凉子阿姨有些迷茫地看着我,“去哪里?”
“那片鬼森林后的小溪啦。”
凉子阿姨擦着桌子的手停了下来。
“不可以去。”
相当生硬地打断了我。
我嘴上假装妥协,在凉子阿姨去洗抹布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凉子阿姨的卧室连接着一个暗暗的长廊,在长廊尽头就是连接着森林的拉门。
不过为什么凉子阿姨要将门和森林连在一起呢?
摸着黑走到走廊尽头,脚上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鹤的画纸?
“带上它。”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声音。
我便鬼迷心窍般地捡起了它。
拉门打开的那一刻,阳光顿时照亮了整条走廊。
我看着外面的景色。
高大的树木交错着,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松软的泥土上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光斑,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弯曲伸向远方。
“吱?”
小小的松鼠抱着坚果望向了这边。
好可爱!
白天的鬼森林也没那么可怕嘛!
在一路沉迷于美景的时候,身旁的鸟居多了起来。
快要到神社了吗?
绕过地藏,我看见了被人们称为神隐之神社的废弃神社。
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有一个白衣兜帽男子站在里面参拜。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他转过身来,脸上的惊喜在几秒后淡淡消散。
我奇怪地看着他突变的脸色,“你怎么了?”
他带着对陌生人尊敬的笑容向我打招呼:“没什么,不过我们算是第一次见面吧?请多指教!”
“啊,你好。”
我只当他是奇怪的香客。
因为神社被废弃了,居然还有人来,估计是惦记着它的历史吧?
“啊、又是一个和凉子阿姨一样奇怪的家伙”
我小声嘟囔着。
不过长得很真的挺好看的。
柔软的白发显得有些凌乱,金色的眼眸如同琥珀一般纯净。
还有…
白色外套上的鹤的花纹。
又是鹤?
“你刚才说的是谁……?”
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凉子阿姨。你认识她么?远山凉子。”
男子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凉子她……现在还好吗?”
我点点头,“挺好的。就是有时候神神叨叨的。说什么要我离这片森林这个神社远一点之类的。”
“你最好听她的话哦。”男子眨了眨眼,阳光仿佛在他金色眸间闪动着,“这个森林是覆盖了诅咒的,我之所以来这个神社就是因为为了解开某个诅咒。”
“啊,难道是和凉子阿姨的诅咒吗?”
气氛莫名沉默了下来。
“嗯。”
许久,男子才应声回答。
“究竟是怎样的诅咒呢——?啊、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你的啦。”
“小心。”
男子突然将我扑倒在地,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似乎不属于人类的吼叫声。
“那些家伙、果然追到这里来了。”
男子抽出了身旁的刀,向前走了几步,将我拦在身后,“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走。”
男子的身影渐渐消失。

话说回来,连他的名字还没有问就走了。
不过,凉子阿姨应该认识他的吧?
还是问问凉子阿姨好了。
我没有听他的劝告,径直向家里跑去,所幸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
To be continued

another world

分割线后另一个超短篇
在地铁上匆匆码的
接下来更新就是下周五后了X





“政宗…?”意识模糊地吐出的名字却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
黄昏下站立的男人苦笑着,“主人,伊达政宗公已经……”
回过神来,审神者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付丧神--烛台切光忠。
“抱歉,我失态了。”审神者揉了揉眼睛,“走吧。回本丸。”
穿过热闹的市场,想起来曾经和政宗一起选购食材为成实和小十郎做晚饭的日子。
但是不一样了。
物是人非。
“光忠,政宗是很好的人。”
审神者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波动。
烛台切光忠试着牵起审神者的手,审神者的手微微颤抖着。
“我无法取代他,也无法超越他,但我也不想成为他的替身。”

———————————————
少女沉默地盯着政宗身上的那把太刀。
“光忠。”
政宗有些不解地看着少女一脸悲伤地看着自己身上佩戴的刀。
“怎么了?”
“嗯,没什么。”
少女摇摇头。
如今这把烛台切光忠,会是在本丸时无时不刻关心自己的那把吗?
现在这把烛台切光忠,无法说话,无法在办完公事后将自己拥入怀中。
真正的是一把没有生命的历史名刀。
“到底是政宗像他,还是他像政宗呢?”
少女喃喃自语着。
入口中的料理味道是那么陌生,却又带了点熟悉的味道。

沉迷战刻,无法自拔

最近临近期末比较忙,计划了一篇中篇鹤婶…如果我这几天有空写完会放的(´;ω;`)
最近还在肝战刻,明天还有谅谅见面会票的抽选……
求各位太太奶一口谢谢
假如中了更50篇非全年龄向的刀婶文◉‿◉
我觉得应该不可能⬆️
还有就是总是发现Fo数总是+1、-1,+1、-1…
求各位太太不要抛弃我这个有疑似明石癌倾向的非洲婶啊

-鸟居铃-

*无恋爱情节
*随笔,字数少得感人
*如果懒癌不发作大概会写后续
*虽说是鹤婶,但其实换掉几个情节也可以代入其他刀
*鹤丸出场率感人


六月,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倾泻在飞驰的新干线上。
雨过天晴的天气带了些许潮湿的冷。
少女穿着白色的白丝袜,配上一双黑色的皮鞋。
穿着如此正式,大概是去参加什么表演吧,某位上班族在瞄了一眼神情紧张的少女后,自说自话地下了定论。
实际上,就连少女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打扮地这么正式。
更荒唐的是,她不知道去哪儿,也不知道应该去见谁。只是前一天的笔记本上看到了一行字迹———自己写的———旁边还有泪痕。


“一定要去见他……”



如同藤蔓一般,扎根进血液,直达心脏。
少女在看完这句话的那一刻,觉得胸口突然有些疼痛。
少女环视四周,停留在某些并没有特别意义的人的身上。
【白色衣服】来自于一个女白领
【带着白色的帽子】来自于一个小学生
【金色链条】来自于一个上班族
仿佛这些是某些人物的碎片一般。
最后,少女的目光落在一张海报上。
海报上只画了一只丹顶鹤。
红白黑颜色相间的丹顶鹤。
啊、这是似曾熟悉的感觉。
鹤、鹤……


鹤?



少女小心翼翼地咀嚼着那个字眼。
鞋尖困扰地在地上点了点。
在漫无目的的旅途中,少女闭上了双眼。
稍微睡一会儿吧。反正也没有目的地。
小憩时梦到的一个白衣少年,让醒来后的少女昏昏噩噩地留连于方才的梦境。
走出车厢后,少女才发现这个站台空无一人。
大概是坐到了终点站吧。
放眼望去都是红色的鸟居。
走过木制的长廊,出现在少女眼前的是一座有些破旧的神社。
嗯?
为什么会连到神社?
少女有些担心地回头看一眼,来时的路似乎变得更长了。
“一定要见到他……”
那句话浮现在脑海。
“那个、请问…有人吗?”
无人回应。
少女打量着眼前的神社,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有一种庄严圣洁的感觉。
就像是神明、强大的、温柔的妖怪们的住所。
少女伫立在那里。
站累了,少女就坐在一个地藏的石像的旁边。
无论问了多少声都无人回应。
天色渐渐褪变成橙黄色,已经要到黄昏了。
“没时间了,还是回去吧。”
少女这么想着,转身朝着鸟居走去。
身后的白衣少年一直注视着她缓缓离去。
她没有回头。
他试着呼唤她,但他知道她听不见。
“只有一次机会。”
狐之助将手中的铃铛递给鹤丸。
上面刻着鹤丸国永的刀纹。
鹤丸接过了那串小小的铃铛,“这是什么?”
“丢给她,只有这串铃铛她是可以接受的。”
鹤丸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那么……我就给她带去一个惊喜吧。”
———————
“铃铃。”
不知从哪里掉落下来的铃铛。
少女弯腰捡起来,一眼便发现了什么的刀纹。
“鹤。”
她轻声说道。
她没有想起来任何的事情,没有想起来任何一个付丧神。
曾经去过本丸的回忆如同被巨石堵上的泉眼。
可是她记得……
在某个黄昏,她拾起了一串金色的铃铛。
在她轻轻摇晃铃铛的那一刻,她似乎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终于见到你了。”

阿宅审神者和刀男们的信件一览【2】鹤丸篇

*人物有OOC
*二缺阿宅婶
烛台切篇
http://beicunliang520.lofter.com/post/1ece01c2_1018da9d
鹤丸。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把我乙女向游戏的存档全删了,但我知道,等我从秋叶原回来你会很惨。
我知道你会吃醋,可是那些小哥哥真的很帅。
他们会壁咚我,会在我耳边腻歪。
嗯,不过有些时候你还是个很温柔的人的。
如果你肯好好认罪的话,我会被你带惊吓盒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吓大俱利酱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另外,鹤丸!
别看我这么说,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啦!
你的婶婶



致可爱的主人:
看来我好像让你不开心了呢,这可真是让我难过啊。
存档的话,试着将桌面的文件夹里的记忆棒文件打开?你会发现一个超大的惊喜哦~我帮你把全CG和全结局收录了♪
到时候只要点击相应的剧情就没问题了。
这样的话,你还会对我怎么样吗?
诚然,游戏中的男人们或许比我有魅力,但是请别忘记了当初我们的约定———
你可是发誓只喜欢我一个的呀。
你想要壁咚的话等你回来我陪你壁咚,你想要腻歪我会缠着你说情话。
他们再怎么样,也无法得到你。
惊吓盒要不要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你能回来像往常一样陪我恶作剧的话,那才是我最期盼的事情。
我不像歌仙那般风雅,但有些话我还是想很认真地对你说。
喜欢你这种感情,我可不想输给你。
作为付丧神的日子还很漫长,纵使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我最舍不得失去的,就只有你。
我也是最喜欢你了。
哈哈哈哈,怎么样?
有没有被我的煽情吓到?
这可都是真话哦。
你的婚刀鹤丸国永

阿宅审神者和刀男们的信件一览【1】烛台切篇

哈哈哈哈我又开坑了
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咪酱和这个阿宅二缺审神者


---------------------
光忠。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人已经不在本丸了。
虽然这真的很令人伤心,但是我是迫不得已的。因为那是我向往的。
你做的和果子是我生来吃过最好的。
当然,你吸引人的一点不仅仅是做的好吃,你长得也好看。
曾经被三日月调侃像少女漫画男主的你,从炉子里出来的那一刻我就深深爱上了你。
有时候你真的很老妈子,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
可是我有我必须要去做的。
就像这次毫无征兆的离开一样。
我把你送我的那套和服也带走了,那丝绸穿上身是真的舒服。
以上。
P.S顺便说下我晚上会带很多周边回来,这次展子是我最期待的一届,记得在本丸门口帮我提点东西。
爱你的婶婶

-------------------------
致主人:
刚阅读到您所写的信的开头,说实话您把我惊吓到了。虽然有想过是不是鹤先生的恶作剧,但把信读完后,我才确确实实地相信这是您的书信。
如您所说,我有时是对您的事操心过多,但请相信我,我是为您的健康着想。游戏对您来说,在这本丸可能是唯一的消遣方式。但如果身体累趴下的话,即使有药研在也无法帮您哦。
每天我给您做的营养粥有好好喝下吗?听说您有时会拿去喂给其他人喝,关于这点,我可是会生气的呢。
身体和仪表一样重要,只有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仪表才会神采奕奕。
送给您的衣服您很喜欢,这让我很满足。身为男士,我不太懂针线活方面的事情。在万屋挑了好久,才发现这件和服。那时我就认为您一定会喜欢。
可惜我并没有看到您穿上和服的那一瞬间,真遗憾。
期待您能早归。
我也爱您。
烛台切光忠

难得咱也在昨天达成100Fo
画画我不会写文我也不行
这可怎么办啊ˊ_>ˋ
看别的太太百Fo都有活动
你们可以随便找点奇怪的三十题,我有求必应。( ̄^ ̄)ゞ要是写崩了就打死我吧,不用从轻下手

梅雨之庭,饮酒小息(一期婶)R-18

*R-18有注意
*新手第一次开车
*前半段大概是致敬言叶之庭(足控的胜利!)


淅淅沥沥。
梅雨季节的本丸庭院如同一幅墨染的画。
亭子里的少女慵懒地躺在木制的长凳上,手中的烧酒也被喝去了一半。
“主人,您在这里做什么?”
一期一振在四处寻找审神者无果后,在形成的雨帘后找到了躺在长凳上的少女。
“呼~一期。”审神者的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一起来赏雨吗?”
一期有些头痛地看着疑似喝醉了的审神者,将油纸伞收起,打算将她横腰抱起。
“嘘——紫阳花正在休息呢。不要打扰它哦。”
审神者缓缓地坐起来,一双白净的双腿在一期眼前晃来晃去。
而且,似乎连木屐也脱去了。
一期的目光落在了审神者抬起的脚上,干净的指甲如同玛瑙。
脚踝处还挂了一串小珠子,上面吊有银色的小圆片,是自己的刀纹。
“呐,一期。帮我穿上木屐。”
一期顺着有些凌乱的和服向上看去,审神者带着暧昧的笑容回望着他。
是酒精在作怪。
一期努力告诉自己,是酒精让审神者变成了他不曾熟悉的模样。
虽然,他似乎也挺喜欢的。
一期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拾起脚下的淡紫色木屐。
已经有些被雨淋湿了。
他一只手小心托起审神者的右足,另一手将木屐套入审神者的趾缝。
“噗嗤。”
是审神者的笑声。
“怎么了,您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一期有些紧张。
审神者摇摇头,“不,只是看你这么小心翼翼地替我穿……像是在做什么很庄严的事一样。放松一点啦。”
左脚的木屐也穿好了。
“主人,我们一起回去吧。”
说罢,一期准备撑开油纸伞。
审神者扶着亭子的柱子,摇摇晃晃地走到一期面前,踮起了脚尖,双臂搂住了一期的脖颈。
“呼———”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但是一期并不觉得这令人生恶。
“一期、我脑子有些晕乎乎的。”
潜台词是一期请搀扶着我。
“是。”
雨滴落在了审神者红扑扑的脸上,打湿了挽在耳后的碎发。
呼吸似乎变得炽热起来。
“一期———”
声音不仅拖长了还带着奇怪的声线。
一期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的一种曾经被自己压抑着的情绪涌了上来。

车在这里
http://m.weibo.cn/6195283655/4117223045668913

不要问我为什么就这么短小,第一次开车请多见谅